广告区域

广告区域

网站首页网络热点正文

韩国担忧“3月医疗大乱”,韩媒:临床一线“处在非常危险状况”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特派记者 林森 莽九晨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韩雯】2月29日是韩国政府给罢工医生下达返岗的最后期限,根据韩保健福祉部提供的数据,截至当天上午,离岗的实习和住院医生仍高达8945名(71.8%)。韩联社报道称,首尔警方3月1日针对这一轮医疗界罢工开展了首次调查行动,它向未返岗者发出了一个信号:政府在采取惩罚性措施问题上是认真的。韩国政府与罢工医生之间的尖锐对立尚未出现明显缓和的迹象,在这种情况下,众多患者表示自己“心烦意乱”,外界也越来越担忧,仍在坚持工作的医生和护士将因过度劳累而倒下,“3月医疗大乱”可能成为现实。

韩国担忧“3月医疗大乱”,韩媒:临床一线“处在非常危险状况”

  行政处罚、刑事起诉

  据韩联社报道,首尔警察厅公共犯罪侦查队1日针对大韩医师协会的5名现任及前任干部执行查抄令,他们因涉嫌违反《医疗法》、妨害工作秩序、教唆和协同犯罪等在2月27日被韩国保健福祉部控告。后者认为,这5人通过提供法律援助,教唆或协助实习和住院医生参加集体行动,从而妨碍相关医院的诊疗工作。1日,调查人员前往大韩医师协会位于首尔的办公室等地进行搜查,扣押了相关人员的手机和个人电脑。该协会对此表示强烈抗议。

  韩国保健福祉部称,截至2月29日17时,100家医院中返岗的实习和住院医生共计565名。该部门1日还在网站以公告形式向12家医院的13名实习和住院医生发布返岗复工命令,并告知他们,无正当理由拒绝命令者可依据《医疗法》被行政处罚或被刑事起诉。韩联社称,韩国政府从2月16日起通过邮寄、短信等向辞职离岗的实习和住院医生送达返岗复工命令书,并从2月28日起访问医生住处,以送达返岗复工命令书,但变更地址或手机号码、闭门拒领的情况不在少数。3月1日发布公告后,韩国政府针对拒不返岗医生采取行政处罚和司法措施的准备已经就绪。

  韩国《东亚日报》1日称,韩国政府表示,将从4日开始对罢工者进行现场调查,然后进入吊销执照以及检举程序。至于是否针对1日至3日假期期间返岗的实习和住院医生追究责任,还需要再作判断。

  韩国政府准备对年轻医生采取惩罚性措施引发医学院教授的强烈批评。据韩国《京乡新闻》1日报道,高丽大学医学院教授协会日前发表声明称,当前的医疗危机并非由一两个因素造成,如果将医务人员视为潜在犯罪分子进行诉讼,这不仅无助于人们获得基本医疗护理,而且还会导致该领域现有的医生放弃提供基本医疗服务。

  不过《首尔经济》1日文章认为,如果实习和住院医生执着于既得利益,抛下患者,就应该用严格的法律措施来纠正医疗系统的扭曲状况。

  据韩联社报道,民调机构韩国盖洛普1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韩国总统尹锡悦的施政好评率为39%,相较于上一次调查上升5%,差评率为53%。在好评理由方面,回答“医学生扩招政策”的受访者占比最多,为21%。

  临床一线“处在非常危险的状况”

  1日,《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来到延世大学附属世福兰斯医院主楼的预约大厅,或许是因为适逢韩国节假日,这里显得比往常更加安静。记者询问一名导诊护士此轮医生罢工对该医院的影响时,对方不愿意多谈,只说自己“不清楚具体情况”。一名70岁左右的患者对记者说,他患有严重疾病,需要到医院输液,“我每天都在看有关医生和政府对峙的新闻,感到非常焦急,希望事态能早日平息”。

韩国担忧“3月医疗大乱”,韩媒:临床一线“处在非常危险状况”

  韩联社1日描述说,实习和住院医生罢工已持续十多天,众多患者深受其害。“我被诊断出胆囊癌,但现在不知道何时才能安排做手术。”在忠南大学附属医院就诊的60岁郑某说,前一天,他看到有患心梗的病人被赶出医院的消息,“这导致我心烦意乱”。一名80多岁患者需要定期到医院做肾透析,他的妻子叹息着说:“我们2月15日就预约了肾内科的透析,但后来接到电话让重新预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韩联社近日曾报道大田地区出现急救患者被推迟移送的事例:一名70多岁的女性患者出现血尿、肋部疼痛、高烧等症状,但被12家医院告知无法接收,最终乘坐私家车前往首尔的医院。

  《东亚日报》称,大型医院内部正出现“3月医疗大乱可能性增加”的说法,大部分实习和住院医生第3年和第4年合同于2月29日到期,但现在许多原计划在3月初接受聘用的实习医生和助理医生表明拒绝就职意向。大韩医师协会认为,从3月1日起,许多医院的实习和住院医生“将消失”。

  “目前一些教授和专职医生每周工作90小时,若该情况持续两周以上,医生们就会倒下。”《韩民族日报》称,实习和住院医生罢工后,医院的教授需要轮流值班,从清理治疗伤口到摘取导尿管,这些简单的工作都要他们亲手操作。一名来自首尔五大医院急救科的教授说,除了看诊,医院教授通常还要负责行政、教育、研究等工作,目前留下的医生都中断了其他事务,把工作时间延长了两倍以上,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在实习时每周工作88个小时,现在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期。”另一名医院教授李亨民(音)称。

  代替实习和住院医生完成辅助手术、治疗、开处方等工作的诊疗辅助护士们的工作负担也很沉重,《韩民族日报》说,有人需要连续工作30多个小时。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全国保健医疗产业工会2月28日表示,最近出现有护士在无法拒绝工作的情况下,看YouTube视频学习做手术被举报的事件,临床一线“处在非常危险的状况”。

  《韩民族日报》称,随着陷入困境的医护人员不断增加,韩国医疗体系崩溃的可能性正引发担忧。一名50多岁的教授说,自己正“强忍着坚持”,“但因为太忙了,都会忘记是周几,甚至连开抗癌药的日期都弄混了,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的话,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某医院院长称,负责救人性命的内科和外科教授们因连续值班而过度疲劳。而且有传言说,一些专职医生和有三四年工作经验的住院医生下周开始也要罢工,所以医疗状况可能将更加艰难。

  韩媒:政府准备新方案

  据《东亚日报》报道,延世大学附属世福兰斯医院等3家医院的院长2月29日共同向实习和住院医生发送邮件称,“各位想要传递的信息相信国民已经充分感受到了,现在包括重症和急诊在内的众多患者都在等待着你们”。三星首尔医院院长同日也向医生们发送短信说:“现在到了回归医疗现场与病患一起表达自己心愿的时候了。”

  然而截至1日,外界尚未看到韩国实习和住院医生将大批返岗的迹象。韩国保健福祉部第二次官(副部长)朴敏守曾提议,2月29日与离岗医生“通过开诚布公的对话消除误会”。但据《东亚日报》报道,最终出席的实习和住院医生只有五六人,在这场持续约3个小时的对话中,双方也各持己见。

  为应对罢工带来的医疗困境,《韩国日报》称,1日从保健福祉部传出消息说,政府准备将150名公共卫生领域的医生和20名接受过基本训练的军队医生派到大型医院。所谓“公共卫生医生”,是指在农村等医疗条件较差的地区代替兵役从事公共卫生工作3年的年轻医生。据报道,对于这项计划,有担忧的声音认为,高难度手术和精细治疗一般在大学附属医院进行,如果由提供普通治疗的公共卫生医生接手不熟练的任务,可能会出现问题。而且一旦发生医疗事故,责任划分也不清楚。“我想知道,如果行医期间出现问题,是否有保护机制。”公共卫生医生A某说。也有人称,将公共卫生医生集中调往大城市或大型医院,那么农村等地的医疗服务将进一步被破坏。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最新留言